云起半山

Let our life be magic and open!

边看边想

 

Peter Hessler写的故事Oracle bones很长,有500多页,最近一直连续阅读,至今也只看了大致一半。可是我真的想边看边说一点东西,生怕过后会淡忘了、漏了些自我的发现。恍惚中感到了很多东西被无意间的关联起来,不是第一次了,生活中有很多类似的,无法细说,也难以名状,但自己却深深地感受到了。比如你最近看的、想的、做的和不期而遇的事之间,会有一些看似巧合的关联,这些关联蓦然会串起了一个宏大的场面,一个广阔的背景,或者你自己根本无法说清的奇迹。

在Oracle bones这本书中有一篇写被拆四合院里的赵老,后来又有一篇写青铜器时提到了学者陈梦家之死,这是两件不相关的事,但忽然就被一种关系联系起来了,那就是陈梦家的夫人赵萝蕤,也正是那个四合院主人赵老的妹妹,还有后来采访的巫宁坤,是赵萝蕤招回国的,这些人物也是我以前学习英文时《英语世界》上常常出现的,以后又在《南渡北归》中看到了他们的故事,他们在文革中的遭遇,如今又在一个老外的书里出现,渐渐地,这些人物的形象清晰和丰满了起来,一个宏大的民国到近代的中国历史也生动了许多。

还有,这本书里提到的有关甲骨文的发现和对历史的推断,跟问学余秋雨中的推断有一种很相似的说法,这其中到底是谁抄袭了谁?或者是他们都参考了美国哪个研究学者的成果?很有意思的是Peter还推断中国南方的文明并不一定就是从北方中原地带辐射过来的,而是由自己的文明起源,因为我们的考古方法并非系统和规划过,纯粹是偶然的挖掘中发现的,像拆迁、造房、挖井等活动中碰巧揭开了一个远古的秘密,而不是科学地计划。我觉得老外这种思路很值得我们学习,通过自己的观察,把那些看似无关的东西忽然关联了起来,发现了问题,发现了可疑,也发现了新奇。

一个老外,在中国生活了几年,然后如实记录了身边的所见所闻,写出来的东西令中国人感到既熟悉又好奇。你说他是怎样做到的?因为诚实,因为自由,因为没有政治和体制的束缚。写文章,做研究,搞艺术都要有一种令人能够自由伸展的环境,创意和成就才会出来!

评论
热度(2)
上一篇 下一篇

© 云起半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