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起半山

Let our life be magic and open!

年年合肥,今又合肥

 

似乎每年的春天,必定要来一趟合肥开展会,所以对合肥也算有点熟悉了;这里可看的风景不多,菜肴有点偏辣,新造的高楼大厦一年比一年多,中国城市的通病一应俱全。 谈不上什么特别的喜好,不是因为出差是绝不会来合肥游玩的。其实,合肥的老城区还是可以走走看看的,尤其是逍遥津公园里可以缅怀一下三国时代的英雄,包公园、环城河的公园里能体会到一些园林般的风情,淮河路上也能在现代与古迹的夹杂中体会到一点文化的残存,除此以外,大蜀山也是可以登上顶去俯瞰一下的,植物园在春暖花开的时候也值得观赏,城隍庙也是可以去逛逛的,新老博物馆也能好好呆上些时间……
出差的空余时间,起初是新鲜好奇,走了一些地方;现在是无...

上海表情

一切静了下来,柔和的灯光,旅馆内无人打扰的安静,催生出奇幻的感觉,虽然无所事事,却又无事能做;表面上的平静无法阻止内心的挣扎,想要的是无拘无束的伸展,然而总有一个框架在限制你,只有完全是自己的旅游时,才能感到彻底的放松,出差总是如此被限制。假装旅行也装不了。只有短暂的自由才引来一点点小的光辉,但并非明确的目标,而是因误打误撞碰巧得到的惊喜,多数场景只能是可有可无的厌倦了的重复,或者厌倦了的熟套。

把文字写得怪怪的其实是内心的一些挣扎与不确定性。别人看不懂,自己却明白那是怎样的前因后果。欣喜的是——文字终于流了出来,虽没预期的那般好,也有一些突破,也许方法起作用了。...

眼高了手却低

这几天,还是第一次抽空来读一读网络上的文学,应豆瓣邀请作一个征文大赛的观众评委,就是给我随机10本电子书(每本2万字左右的短篇),让我读一下,然后做一个个人的评价。我参加的是小说喜剧组的评选,其中一本我觉得还不错,但是大多数作品都写得太狗血了,惨不忍读,甚至无法阅读。其实,我觉得写小说是件既辛苦又复杂的事,自己也曾经打算要写个试试的,但动笔以后发觉实在是连自己也读不下去了,所以就思考其中的原因。尽管,我也看了些他人的经验,写过提纲与大致的思路,可一到实际操作便不行。即便是虚构的话,也要有一个逻辑上的合理,情理上的通达,编个故事别人看了几句就没兴趣或者怀疑的话,还有什...

彷徨

每次走进江南的老街小巷,面对斑驳的墙壁,老旧的门窗,狭长而悠远的道路,蓦然便有了些雨巷的诗意,恍惚里的思绪飘过撑着油伞的带丁香愁结的姑娘,又仿佛有吴碧莲巷恋里的故事,那是三代无锡人在旧时江南小巷中的恩怨与情爱,已经记不清具体的情节了,留下的似乎只有一幅朦胧而写意的画,能够记得清的地方是昇平巷和鱼腥巷,现在的地图上找不到的名字。


周日(2-26),去市中心的老街走走,有些无法直面了。小娄巷说是要保护维修,其实就是把居民全部赶走了,然后再重新仿古造些新的建筑,放几个名人故居,其它都作商店的门面罢了。对于这样的改造,是两难的情结: 不改造吧,房子实在破烂不堪;...

读书杂谈

寒冷的季节总能促进一下自己读书的进度。这个冬季,不知是什么原因,终于把放在书架多年的希腊罗马神话拿下来继续了。现在一想,书购买的时期应该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左右,不过当时只读了没几篇,就放手读不下去了;后来也是稍微读过些的,总是半途而废,即便是看过的故事也忘记了;直到最近几年,看的旅游资料多了,尤其是西方的绘画、雕塑作品,才想到那些创作的灵感原来都是来自于古希腊的神话故事;2013年的时候,读木心的文学回忆录已经深深感到了这些传说的重要性,其故事不断被西方文学艺术引用,其含义不断被后人剖析解读,其内容不断被挖掘并激发出更多创新,所以一直想把这些选出来的经典读完,直到今...

重访顾毓秀故居

周六(2-18)的下午,阳光很暖,虽然还在正月,仿佛已是春天了。已经很久没有在无锡的老城内散步了,不过一上街又有些犹豫,似乎都走过了,却又没有完全熟悉,而且城市改造越来越面目全非了,想还原以往的风貌似乎只能凭自我的想象加上儿时的记忆。


这次我只想说说的是顾毓秀故居。这座位于学前街靠中山路口的老宅还是最近几年修复并向公众开放的,之前虽然去过几次,只走马观花,大致了解,而且看得不是很仔细。以往欣赏的角度主要是从建筑和印证旧时江南老宅的布局、器具、厅堂摆设、诗画意境等等,原先也只知道顾老因为曾做过江泽民的老师,所以才被宣传了。后来,从民国的一些往事,尤其是《南渡北归》这...

手迹

偶尔从网上看到古籍数字图书,有碑帖有绘画有文学有音律有戏曲,甚是喜爱!但书目之多简直令人目不暇接,只是翻翻目录看看摘要便已感无穷无尽,更何况要细看其中一本?居然在其中可以找到斯坦因当年敦煌莫高窟日记与图片,也发现有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更有很多难得一见的图文资料……想到自己家中也有几套线装古书,都是以前从祖母家继承得来的,什么康熙字典,六书通,增广贤文汇编等,只拿其中一小册随便翻阅,历史的质感与美就油然而升,那轻盈薄细的纸张上石印着精美的行楷小字,即便没有深读文字的意义,光看看那些漂亮的字体就足以令人神往了!


想到近十多年来几乎未曾手写过任何整篇的文章,文字也几乎都...

散步、观画、聆听

身体里有了春天的萌动,趁着阳光灿烂的周末,在家附近散散步。去运河公园转转,虽然天气依然寒冷,但枝头的梅花已经盛开,伴随着清香的微风,令人头脑清醒。比起风景名胜,这里可谓清静,即便是运动场上也没有几个锻炼的人,游览的也是少数。一个人散步的话,这样的地方最是理想,绿化很好,道路很空,耳朵很静,鸟语很多,花香很素……


运河公园里面,原来是有个书画博物馆的,这次经过,一看,名称变了,叫作周怀民藏画馆。周怀民是无锡人,自己是个画家,也收藏了一些名人的字画,如今政府把他身前的遗作和收藏落户此处,展现给公众欣赏。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所以就进去看了究竟。


里面以国画为多,我一幅幅都稍稍看了看,喜欢的就停留

感时花溅泪

 

本以为这只是一本谈诗人与诗词的散文集,因为有几个熟悉的名字跃然于书的介绍中,像北岛、阿城、舒婷等等,也正是读此书的初因。然而一开始阅读,尤其是进入正文之后,一下子就被文字的漩涡深深地吸了进去,那是一个怎样的年代?在物质匮乏和思想压制的时光里,一群年轻人用炙热的青春来挣扎和燃烧,让无边的黑暗里有了一点光亮,并用其特殊的方式传递和延续了下去,放到现在,我们也许都已无法想象!然而的确有那么一群人,为了那微弱的光亮,奋不顾身,冒着牢狱之灾的风险,甚至奉献出了生命的代价,来捍卫那种自由的人文精神。而我们今天从这些往事中看到的只是那个时代的很小一部分,是冰山一角,是沧海一粟,是沙海一粒,更...

清新淡雅皆生活

有很多作家,我都听过名字,却从来没有机会拜读过作品,汪曾祺便是其中的一位。这次读汪曾祺的散文,算是填补了一项自我的空白,实现了一个小小的目标。


汪曾祺的文字简洁明了,讲述的都是些日常生活中的小事,甜酸苦辣,花鸟鱼虫,山川湖泊,名胜旧迹,往事回忆等等,但涵盖的知识面却相当广阔,所见所闻谈来头头是道,足见其阅历的丰富。这些文字本身并没有什么惊人之处,但汇聚起来却令人感到了一种生动的场面,那便是真实的生活,好玩的生活。


他的文字中有很多都是谈论吃的,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涉及令人乍舌,假如把先生放在当下,我敢断定是名副其实的“吃货”一枚!不光光介绍了各地食物的异同与特色...

下一页

© 云起半山 | Powered by LOFTER